我们更专注于服务 网站地图 Tag标签
我们更专注于服务

专注家庭装潢装饰、室内设计、别墅装修

预约免费出装修设计效果图10年老店值得信赖

家庭装修热线

021-54948889

新闻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 : 主页 > 人性化 >

迎接订阅基督时报

  从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和在线服务,再到机器人、虚拟家庭助手和人工智能,数字时代正在迅速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乃至敬拜方式。

  但是,作为人类,它对我们做了什么?教会又对此有何评论呢?(当然如果有的的话)

  他承认自己还没有所有的答案,但随着人类与技术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自己很希望教会就人类繁荣以及我们与上帝的关系对这个新世界意味着什么进行讨论。

  他向《Christian Today》讲述了自己希望在教会中进行的对话。

  CT:您的书名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过量的时代。您认为这对我们人类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安德鲁:我认为这是个好问题,因为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努力应对甩给我们的技术,如语音识别,购买哪步手机,以及我们应该在孩子多大时给他买手机等。但是,在担心技术的时候,我们却疏忽了围绕在周围世界的价值观的一些重大问题以及我们正在创造怎样的世界。

  我不是谈论技术或买哪部手机,但我很热衷于我们对技术可以给我们带来些什么谈论得还不够多,以及围绕着技术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的文化。

  CT:您在书中写道,教会并没有真正走在这场对话的最前沿。相反地,某些教会依然还在尝试如何建立自己Facebook页面的办法!

  安德鲁:我认为像我这样年龄偏大的人经常会在卡这些技术问题上。当然,如果你想建立起一个Facebook页面或教会网站,或者在线播放你的讲道,那确实很容易。你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请一位青少年帮你做!

  但是,作为年龄偏大的基督徒,我们的责任是帮助那个青少年提出有关世界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其中长大并知道该如何处理所有这些事情。在这方面,我担心的重点是数字文化的去人性化影响。

  CT:年长者经历数字时代的方式与年轻人的方式会有很大不同。对于在YouTube和Facebook上长大的孩子来说,情况大不相同。您认为教会正在有效地应对这些挑战吗?

  安德鲁:我经常听到教会领袖在谈论肤浅问题,如我们应该在屏幕前花费多长时间,或者可以通过网络访问哪些内容。显然,这些都是重要事情,但我认为还有更多更重要的考虑因素,如以无形方式展现个性会给我们产生怎样的影响。

  我们曾经面对过的人现在变成了计算机,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例如,如果你去银行贷款或抵押,在我祖父那个时代,你必须去银行与经理面对面座谈,后者能决定你是否值得抵押。现在呢,我的银行甚至不存在任何分行或经理,只是位于利兹(Leeds,英国城市)的一台大型计算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一切都只是一组数字。我的银行对我的特殊需求、健康状况以及其他超乎人性的事情一无所知。

  这样做的风险是,当仅仅通过计算机进行交互处理时,我们便开始只珍惜可以量化的事物。我们很多人都将佩戴Fitbit(译注:美国智能手表制造商,现为google收购)之类的设备,这些设备会计算你今天行走了多少步,你的心率或血压是多少,但有些东西是Fitbit无法量化的。

  你无法计量出某人今天的友善程度或悲伤程度。麻烦的是,让我们最有人性的事物是不可计量的。但是,我们最终还是给了能够计量的事物更高的价值,以致于我们认为无可计量的事物并不是非常重要,因为如计算机科学家所说的那样,它们无法“量化”。

  这些是我认为基督徒需要担心的事情。相对于不可量化的事物,可量化事物的价值不断增加,但我们人类大部分都是由不可量化的事物组成的。

  CT:这涉入到了整个有关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辩论。在书的最后,您设想了一个未来,那里人类将存在不同“类型”,因为机器人和人类之间的界限会变得越来越模糊。

  安德鲁:是的,我担心我们将这一现实视作理所当然。如果你向人类添加一项技术,那么你所拥有的就是“人类+技术”,而不是某种新型人类。但我们很快就认为我们所作所为创造了惊人的事物。

  我们必须牢记,我们所创造的事物总是低于我们自身。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创造或制造的事物比我们更有价值,那就是偶像崇拜。拿Alexa(译注:Amazon Alexa,亚马逊公司推出的智能助理)和其他帮你解答问题的机器来说,你可以问Alexa天气或交通状况如何,但不能问它爱情的滋味或为你祷告。

  我们可以给计算机起个像Alexa这样的名字,给它们定个性别,然后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它们。我们可以认为计算机在决定事情或学习事物,但计算机无法独自地决定、学习、行动甚至计算,因为所有这些都来自人类。

  如果我们开始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计算机,那么只能通过缩小自身尺寸来达到这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书中的一章节被称之为“是计算机变得更智能,还是我们变得更愚蠢?”

  CT:您参加了一场名为“机器人性与爱国际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的爱情大会。您是否认为,在我们有时间通过道德层面思考正在做的事情之前,技术正在进步呢?

  安德鲁:在一个层面上是正确的,但在另一个层面上并非如此。我们只是在自我讲述这个技术正以惊人速度发展的故事。机器人性与爱大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报纸和电视新闻频道充斥着有关性爱机器人以及其如何占领世界的故事。但这不是真的,它们实际上并不存在。这些都是很好的头条标题或纪录片,但它们不存在,而且是几乎肯定不存在的。已经进行的一些学术研究表明,即使性爱机器人确实存在,也没人会真正想去使用它们,因为它们相当不吸引人。性爱机器人无法替代真人。

  但是,发生的与之非常接近的事情是将虚拟现实添加到了在线色情内容之中,以便你可以享受某种亲临其境的在线体验。问题在于,我们一直以来都在降低标准和期待,我们最终可能会陷入到这样的状态,人们知道它并不如与真实人类建立关系更好,但他们打算说它足够好,他们会争辩说这样做有这样的好处:你无法从计算机中捕获任何令人讨厌的内容,计算机等设备不会让你怀孕等等。因此,我们会说它足够好,也会为此解决问题。而基督徒想说的是,哦,不不不,还有比这更好的事物。

  CT:这听起来似乎与所有的快速变化有关,实际上这正是教会真正可以讲的内容,但在人们真正需要聆听它的时候,圣经实际上对此有很多话要说。

  安德鲁:是的,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事实是道成肉身。因此,关于人类的重要性以及上帝让人类神圣化,让身体变得有价值、珍贵和神圣的方式,我们是有着如此重要的话语要去说明的。我们不该贬低它们。但是,令我感到有些沮丧的是,我们并没有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在谈论如何建立一个Facebook页面。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写这本书的原因!

  安德鲁:我想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生活在历史的关键时期,但这感觉确实太像了– 第一个数字时代或网络时代,或者我们称之为回顾的时代。

  某种意义而言,并不是一切都改变了。某种意义而言,没什么新鲜的事物了。在数字时代,没有新罪被发明出来。一切都是以不同形式出现的旧事物。我们需要善于认识到这点。

  CT:您写道,网络可以让我们所有人都成为虚拟骗子,以及我们该如何在网上创建与现实生活角色不同的人物。

  安德鲁:看看青少年在完善社交媒体资料方面的工作方式。我有个朋友,几乎每天都会发布自己的照片,但总会使用一种或多种滤镜来消除她认为不完美的东西。实际上,正是这些缺陷造就了我们是谁。

  我们在摄影棚拍了一组全家福,但摄影师把我下巴上的痣修掉了!这可是我一生的经历,是我的一部分,那正是我!照片并没有完全说明我的真实,但摄影师显然认为他帮了我一个忙!

  我们对彼此对自我都是这样做的。我们试图为自己创建一个稍加改进的版本,因此在某些方面进行伪造。如果我们以严肃的方式制造新闻事件的假照片和操纵真相,那么我们就需要担心了。基督徒是需要奉行真理而不是“修正”真理的人。

  CT:我们之间通过Instagram和Facebook这样的事物联系在一起,但一些专家警告说Instagram和Facebook只会让人陷入沮丧,因为我们倾向于将自己的生活与他人的生活进行比较。

  安德鲁:我设想我们曾经将自己与生活在附近,或上学或共事的那几个人进行比较。现在,我们可以将自己与永远不会见面的人进行比较,或许我们是在理想化他们的生活。

  但我不想对全部内容完全拒绝,因为我不是这样的人。这是个充满机遇的时代,尤其是对基督徒而言。我小的时候,我记得基督徒在塞舌尔(译注:东非、印度洋上的群岛国家)上设置了广播天线,将节目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不然的话他们将收听不到福音。现在的你无需这么做了,你可以在任何喜欢的地方播放福音节目,也可以在自己的卧室里播放。

  这么做有很多好处。我认为如果能活到今天,使徒保罗一定会爱上它。使徒保罗可以通过播客来传播讲道,否则我们可能会收到他第345封写给哥林多的信件了!社交媒体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工具,我们只需要仔细考虑如何利用它。

本站文章于2019-11-28 08:1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迎接订阅基督时报

推荐阅读



 
QQ
1279734772
微信号
wfx13341965107
咨询热线
13341965107